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4-09 05:59

  昨晚6点多,海曙白云街道20支广场舞团队的代表,都赶到了联南社区的中央小广场。在广场舞联盟代表宣读完《广场舞文明公约》后,她们挨个上台,在公约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们愿意遵守公约,舞出文明、舞出健康、舞出快乐!”台下的广场舞爱好者们异口同声地承诺着。

  从今年5月开始,白云街道的居民尝试用一种温和、理智的方式化解广场舞带来的纠纷:成立广场舞联盟,订立广场舞公约,本着舞者自律、互谅互让的态度,让广场舞摘掉“扰民”的帽子。

  每当夜幕降临,白云街道辖区内的联丰广场、农工商广场、白云公园等空地以及各社区的小广场内,都能看到广场舞爱好者们的摇曳身姿和翩翩舞步。

  街道工作人员做过统计,不算上那些分散的居民,整个白云街道辖区内,共有20支广场舞团队,大的团队有70多人,小的团队也有10多人。这些团队以跳广场健身舞为主,基本上都有音乐伴奏,活动的时间早晚都有。

  广场舞团队遍地开花,各类矛盾也随之而来:音乐声音太大扰民、跳舞时间太早扰民、场地不够引起两个团队争执,等等。街道下辖的各社区居委会,都接到过类似的居民投诉。

  在广场舞者、附近居民、社区工作人员三方不断的沟通中,一个想法逐渐成型:设计出一份“君子之约”,让广场舞参与者都能接受、遵守,让附近居民都能认同、体谅,把矛盾化解在出现之前。

  有了想法,就开始尝试。今年5月份,在充分调研了各个广场舞健身点的情况后,街道工作人员将各团队的负责人或领舞人召集在一起,筹备成立了白云街道广场舞联盟,对每个广场舞队的队名、跳舞人数、跳舞地点等都作出了明确的约定。

  成立广场舞联盟到底好不好,有了约束会不会影响大家跳舞的热情?广场舞队员、居民都提出过这样的疑问。

  拿白云庄社区“彩霞”健舞队队长王阿姨的话来说,成立联盟后,有街道文化站的文艺工作者专门指导、培训,跳的舞蹈种类多了,大家就能跳得更加健康、快乐,还有机会参加文艺演出和排舞比赛,这是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即便有了些许约束,但这也是为了提醒大家自觉自律,互相体谅,让广场舞少受些诟病。

  联盟成立后,章程和公约的拟定也提上了日程。从6月5日开始,白云街道广场舞联盟成员、各广场舞团队代表与居民代表、物业代表、街道社区工作人员坐在了一起,探讨《白云街道广场舞文明公约》该怎么写。

  联南社区的吴女士,自家阳台就朝着社区小广场,每天清晨和晚上准时响起的舞曲声都曾让她烦躁不已,“女儿晚上不能安心做功课,周末也不能多睡一会儿。”在吴女士看来,如果舞曲的音量能小点,控制下时间,她并不是不能接受广场舞。

  宝善社区的汪阿潮,是居民身边的“老娘舅”,曾调解过广场舞纠纷。在他的劝说下,每天早上6点出头就会在小广场跳舞的阿姨们,很自觉地将时间挪到了6点半以后,也放低了音量。除了音量和时间,汪阿潮还建议,广场舞公约应该是市民文明行为标准的一部分,不仅要让居民都能和谐共处,还得注意环保护绿和卫生包干。这点也得到了其他居民的认同。

  白云庄社区的居民张阿姨,向街道工作人员建议,如果居民因为广场舞而产生意见冲突的,应本着互帮互助互谅的态度积极沟通,或请第三方及时协调解决。张阿姨的这个想法,就被写进了公约里。

  昨晚,这份《白云街道广场舞公约》正式发布了。记者看到,公约对居民跳广场舞的时间、音量、区域都有了一定的建议和要求。

  如:公约约定,现场声源处音量值不得超过85分贝;在距离声源最近的噪声敏感建筑物处,白天平均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平均音量不得超过45分贝;建议广场舞时间一般夏令不早于6点30分,不晚于21时;冬令不早于7时,不晚于20点30分,持续不超过2小时,中午休息时间不活动。如遇中高考等特殊情况,自觉减少活动时长或暂停活动等。

  音量值规定得这么细,跳舞的居民能明白么?对此,白云街道社会事务科的夏女士解释说:“我们跟所有广场舞的领队都沟通过。如果有智能手机的,阿姨们可以下载一个测分贝的手机软件作为参考。没有智能手机,我们也告诉她们,60分贝一般就是大家在室内正常讲线分贝,就是天黑后万籁俱寂时,窗外传来的青蛙呱呱叫的音量。这样一说,阿姨们就都明白了。”

  街道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要化解广场舞扰民的难题,需要的是小区居民间相互包容、相互理解。而要维护好这份文明公约,也要靠居民们的自律。这次街道推出“寻找最美广场舞者”活动,是为了鼓励、表彰那些热爱广场舞,并且遵守公约的文明舞者。

  “广场舞是草根的群众文化,政府部门理应舍得投入。除了开展此次活动,我们也会增设相应的配套设施和人员引导,让广场舞摘掉‘扰民舞’的帽子。”白云街道一位负责人这样说。

  俗话说,办法总比困难多。白云街道的做法再次证明了这句话所包含的一个朴素道理:看似无解的广场舞“扰民”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打不开的死结。只要有决心,解决这一问题的智慧就会随之产生。

  广场舞作为中老年市民喜爱的健身运动,其存在的合理性不容怀疑。然而,在居民区的健身场地里,不少广场舞爱好者在跳舞时音量开得过大,声音过吵,也确实影响了周边居民的休息。一时间,一方希望拥有快乐的健身权,一方希望拥有安静的休息权,对立双方各自权利的正当性,使得广场舞者和受干扰的居民似乎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矛盾的不可调和,导致冲突不断,有时双方各自维权的手段还很极端。可以说,破解广场舞“扰民”已然成了公共治理领域的一个难题。

  然而,两种权利所具有的同等的正当性,决定了它们只能在同一个空间里和平共处。这就需要有打开死结的智慧。白云街道通过街道引导加上居民自律,形成广场舞文明公约的创造性做法,既尊重了各方权利的正当性,也有效地化解了权利间的相互冲突,为各地治理广场舞扰民问题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经验,是社会公共领域治理的一个创新之举。紫满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我的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