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书画艺术 >

难得一见的中国历代书画精品

2019-06-30 22:11 来源:未知

  这幅猴图在表现上非常出色,超越了单纯的写实,在众多的宋画当中亦堪称名品。据说所画的是日本猴而非中国猴,除水墨之外还使用了金泥,工笔细腻自然。南宋画院画家毛松所作的说法始于狩野探幽,但此说缺乏依据。曾由武田信玄捐赠与曼殊院觉如。

  这幅宋画名作完美的刻画出雀巢内外忙着振翅欲飞的雏雀们可爱的瞬间之姿。作品未描绘背景,而是采用水墨及淡彩, 以异常细腻的笔风,准确描绘出雀巢及雏雀。画面真实的仿佛可以听见雏雀的鸣声和振翅声,雏雀羽毛的细腻表现,以及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雀巢线条的刚劲且直接的表现方式,可以看出画家的不俗功力。狩野惟信(养川院)在箱书(即名作相关记录)中曾将其作为南宋画院画家宋汝志之作,但并无确证。宋汝志为钱塘(浙江省杭州)人,南宋末期的理宗景定年间(1260~64)左右供职于宫廷。据说其师从同为画院画家的楼观,长于山水、人物、花竹、翎毛的绘画。相传在南宋灭亡之后,其归入道教做了道士,但详细情况不甚明了。一般认为该作品与船载运至日本的其他宋画的小挂轴一样,原本是作为画册而绘制的,但舶至日本后,为了配合茶道情趣而将其改装成挂轴以供鉴赏。浅野家旧藏品。

  在中国江南的毘陵(常州)等地,自五代以后,着色画,水墨画中均频频出现莲池水禽图。本图带有五代南唐顾德的款印,但属南宋末期着色画的代表性作品。画作中可见莲花自蓓蕾到开花再到落花的时间的推移。三井家旧藏品。

  本图是一幅著名的“赵昌之曲竹”作品。其以细腻的笔法和鲜丽的赋彩,写实地描绘出曲竹、以及周围的地瓜、鸡冠花、蝴蝶、蜻蜓、金钟儿、纺织娘等草虫。一般认为草虫图中描绘的花草和昆虫各有寓意。例如:瓜的寓意是子孙兴旺长久,而本图中也画有瓜。此外,鸡冠花上与蝈蝈,表示出人头地的“官上加官”吉祥图。而本图中虽未画有蝈蝈,但推测是以鸡冠花来表示出人头地的寓意。相传本图作者为赵昌,是北宋前期的画院画家,据说是画花鸟、尤其是画花木折枝的折枝花名家,自称“写生赵昌”。本图为传赵昌作品,但依然是现存草虫图中的之作。画上有“杂华室印”之印,据说为足利义教之印,在日本作为东山御物而被珍藏。曾为浅野家旧蔵品。

  作品以简炼的笔法出色地表现了诗仙太白的形象,堪称梁楷的减笔体水墨人物画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图上的鉴藏印为巴思巴文字所写的大司徒印,据说是仕于元朝的阿尼哥之印。从狩野家摹本可知,在江户时代,此图与东方朔图成对。曾为松平不昧所藏。

  梁楷,南宋宫廷画家,擅绘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从南宋初期的宫廷画家贾师古,且画风飄逸,被赞誉为青出于蓝,据说其精妙笔法令宫廷之中无人不为之折服。出山释迦图与雪景山水图是展示梁楷精妙笔法的人物画与山水画的代表之作。

  出山释迦图所绘的是释迦在领悟长期苦行并非证悟之道后走出深山的姿态,从图中的落款“御前图面梁楷”来看,明显可知此为他在宫中所创作的作品。而释迦容貌的精细写实表现手法早已超越形似,似乎向人们传递着释迦的内心,实为佳作。

  雪景山水图以大雪覆盖的高山为背景,绘有一位在酷冬严寒之中骑驴的旅人,与南宋马远、夏珪风大量使用留白、仅表现出自然一角的山水画不同,这幅画出色地表现出大自然的博大精深。画面中相对于大雪山显得细微渺小的骑驴人物的精细表现、以及雁群飞过山等画面的各个角落都展现了梁楷的精妙笔法,如实地体现了梁楷作为山水画家的不凡功力。

  传梁楷雪景山水画是南宋至元代的梁楷派画家的作品,估计原画面还要大些,可能是为了制成三幅成组摆设之需而被裁断。

  梁楷的出山释迦图和雪景山水图、传梁楷雪景山水图这三幅图上有足利义满的“天山”印,故推测画作被舶入日本之后,可能在足利义满时代曾作为三幅一组供人鉴赏。其在足利将军家的蔵品目录《御物御画目录》中被记载为“出山释迦胁山水梁楷”,作为东山御物中品相最佳的唐画而被珍藏。继足利家之后作品传至若狭酒井家,其后则分开传世,梁楷的雪景山水图传至三井家、出山释迦图和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传至本愿寺等地。昭和23年(1948),三井家的雪景山水图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蔵。此后多年,出山释迦图于平成9年(1997),传梁楷雪景山水图于平成16年(2004)相继归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蔵,在经过漫长岁月之后作品终于再次成为一套。这三幅一组是东山御物的上乘佳作,极其珍贵,曾经分别被单独指定为国宝和重要文物,平成19年(2007)被合并指定为一件国宝。

  马麟是活跃于中国南宋时代宁宗(1194~1224在位)时期的宫廷画院画家,他是南宋画院的代表性画家之一马远之子,秉承家学,善长描绘山水、花鸟、人物等。

  本图中附有相传为能阿弥所写的标题“梅雀右马麟”。本图在日本自足利将军家以来,一直作为马麟作品而流传于世。图中无落款,是否为马麟作品尚不确定,但从梅枝的笔法表现与马远派相通,此外,梅花、雀等的表现手法细腻,属于南宋院体画的特色。画面右上角有“杂华室印”(白文方印),据说是第六代将军义教的鉴蔵印,与东山御物一脉相承。在日本还有收藏于五岛美术馆的“梅花小禽图”,传闻也出自马麟手笔,与本图尺寸相同,也有“杂华室印”,与本图一起作为双幅画供人鉴赏。曾为山本达雄旧藏品。

  《笔耕园》,是将室町时代以后舶来的中国画汇集而成的手鉴。收录作品60幅,其主题、画法和样式各异,并据此在各图上加有不同画家的名字。经鉴识的画家人数达49名,宋元时代画家的名字较多,但其中也有明代画家的名字,还夹杂了一些明代作品,因此可以说,在作品的收集与鉴识之中,反映出中世、近世舶来中国画的时代动向。当然,对这些作品的鉴识不能全信,但这60幅作品中不仅有南宋名家夏珪的山水图之类的难得佳作,还有其他一些品质极高的作品。此外,有些作品除了带有鉴识标记外,还带有落款和印章,作为手鉴,其内容值得称道。汉画作为室町时代之后绘画史上的一大流派,一直将此类中国绘画作为范本,而本手鉴如实地反映了当时社会对中国绘画的接纳和认同状况,可谓是珍贵史料。

  郊外田野、流淌的小河、参差的河岸、群栖的小鸟等,描绘此类浅显景色的画被称为“小景画”。传统上将中国五代时期的画家惠崇尊为小景画的始祖,此类画为北宋时代末宗室画家们所好,其后的画家们也对这种特殊的画态颇感兴趣。小景画的遗作不多,年代久远的作品更加稀少,而本图就是其中难得的遗作之一。

  图下方绘有大雁群栖在败芦枯蓼的汀洲中,是小景画中常见的情景。右方的土坡为细竹林,其中有枯木如倒卧一般伸出一枝树干。枯木梢上停着一只小鸟,令人印象深刻。枯木上还夹着两枝斜向伸出的竹子,其中一枝下垂,竹枝张开将视线遮住。竹子以细墨线勾出,淡绿色赋彩。芦苇以淡墨色勾出,淡褐色赋彩。枯木以抑扬笔线勾出,加淡墨的小笔触绘成。与此类竹与树木的描绘手法相比,大雁并无轮廓,即采用“没骨”技法,展示了主题与画法的传统,意味深长。水面和余白以淡蓝色渲淡,用来充实空间表现。

  作为这种小景画的遗作,有传赵大年笔的《山水图》(重要文物、大和文华馆收藏),本图中大雁、小鸟等描绘技法元素与其类似,但上图采用开放式构图的表现手法,而本图则具有向心性,在描绘上更追求精致,自然地透露出一种有别于其他画作的风格。经推测,其制作年代应不晚于南宋初期,可谓是小景画乃至宋代山水画的珍贵遗作。

  李迪为仕奉中国南宋宫廷的画院画家,是南宋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从现存作品的纪年以及其子李德茂(亦为画院画家)的经历等来判断,可知李迪应活跃于南宋前半期,即十二世纪后半。

  李迪擅长描绘花、鸟、以及动物,本画为李迪现存作品中的最高杰作。由于两幅均题有落款「庆元丁巳岁李迪画」,可知为庆元三年(西元1197年)的作品。

  芙蓉的品种应为醉芙蓉,最初花呈白色,接着会逐渐带有红色。本画的描写极为写实,用笔纤细且色彩层次微妙,因而富于情趣。善用余白的画面空间也显得自然而静谧。

  两幅画本来应为各自独立的册页,但为了配合由日本茶道的审美观所诞生的「唐绘」鉴赏(在此唐绘指自中国带回日本的绘画),因而被改裱成一对挂轴。

  吐鲁番的阿斯塔那地区的古墓群位于地下,沿着斜坡墓道向下有墓室,规模较大的古墓还设有附属墓室。墓室内部装饰有绘画,放置有泥俑以及染织品等各种陪葬品。送葬的方法为土葬,由于气候干燥,至今已发现了多具墓主木乃伊(干尸)。

  带有茶色边框的画面中,绘有在树下正要摘下头巾的男子以及双手捧男子衣袍左边袖子的年轻侍从。此幅绘画的里侧,贴有吐鲁番柳中县高宁郡开元4年(716年)的户籍。户籍的保管期限有一定的规定,据推测此户籍档案于730年左右被废弃,由此可知作品的制作年代较之要晚。

  萝窗乃南宋末期的禅僧,住于杭州西湖畔的六通寺,与水墨画的名手牧谿画意相仿。他在自己写的题字上说,本画描绘的是五更(凌晨四时)之时,在未明的幽暗中的身兼文、武、勇、仁、信五德的家鸡的形象。不过,鸡的形象仿佛一位在五更时分大彻大悟的禅僧。浅野家旧藏。

  本图描绘了在广漠寒江中钓者乘舟独钓的场景,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余白效果的马远派的杰作。但是,在船的略微靠上方一带有绢补接的痕迹,由此推断,此作品原本可能是一幅更大画面的作品。另外还有源自南宋宁宗妃恭圣皇后所居坤宁殿的辛未坤宁秘玩印。

  寒山与拾得,相传是住在天台山国清寺,师事于丰干禅师的唐代传奇性人物。描绘寒山、拾得的画作,自宋代以来就一直在禅僧间广受喜爱。所谓「禅机图」,系指以和禅宗有关的逸闻佳话为主题的图画。

  本图是描绘寒山、拾得二人被问及丰干禅师行踪时,沉默不语、只是呵呵大笑的情景。虽然因袭了将人物脸部画得细致、衣衫以粗略笔致来表现的水墨人物画传统,然而却更具有因陀罗个人独有的简略作风。

  因陀罗的绘画作品在日本极受宝重。在收放本图的盒子上,有精通茶道而着称的松江藩主松平不昧的题签,作为浅野家旧藏中之名品向来广为人知。

责任编辑:admin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